甚至我们推测, 印度尼西亚海底发现千年佛寺

2016年5月25日

  甚至我们推测, 印度尼西亚海底发现千年佛寺
  以此推测,婆罗浮屠应该出现于公元7-8世纪佛教密乘盛行的阶段,也就是中国西行求法已经结束的阶段,印度尼西亚这一国度自古以来位于火山活动活跃的地区,

曾经的辉煌与后来正法遇冷、沉埋岩地海底,无不以适合当下因缘的方式,从不间断地宣说着无常的教诲与缘起的道理。
  
甚至我们推测, 印度尼西亚海底发现千年佛寺
  

在印度尼西亚除了已经重见天日的婆罗浮屠,印尼海域中还宁静安卧着另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海底佛都。这一片海底寺院遗迹,显示出了不亚于婆罗浮屠的壮观、庄严,足以再次“惊艳”与震撼世人。

这座海底佛寺是什么时候的遗迹?确切的分析尚未获得,但根据其形制、风格来看,很有可能与婆罗浮屠在年代上相距不远。这令人不难推想,在佛法曾经兴盛的古室利佛逝地域,曾经掀起过建造石砌佛寺的热潮。东晋法显大师与唐代义净三藏的著作中都多次提到了室利佛逝,但其中并没有婆罗浮屠或类似佛教建筑的记载。从2世纪起,西行求法和东来绍法的高僧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活动,经过了六七百年,则进入这一求法弘法热潮的尾声。所以,前面的高僧大德就没有记载婆罗浮屠塔这样一个地方。以此推测,婆罗浮屠应该出现于公元7-8世纪佛教密乘盛行的阶段,也就是中国西行求法已经结束的阶段。而这一时期,来自南海的“开元三大士”已经前往中国,开启了汉传佛教历史上的密宗。

而现有的消息显示,这一片海底佛寺恰位于离开婆罗浮屠不远的海域中。印度尼西亚这一国度自古以来位于火山活动活跃的地区。大大小小的火山活动曾经给这里带来过自然灾难,也造成过地壳的变化。石制的寺院虽然易于留存,但要抵挡地壳运动的影响,也并非易事。因此出现历史上婆罗浮屠沉埋,乃至于不久前发现的这一不知名的海底佛寺可能经历了相近的遭遇。甚至我们推测,曾经还有其他类似的佛教建筑,因为地理的自然变化而改易了形态与位置。

婆罗浮屠的壮美赢得了后人无以复加的赞叹与崇敬。而这片海底佛国也拥  有着相似的形制、风格和同样宁静庄严的佛教感染力。虽然未曾见到这处佛寺遗迹的全貌,但婆罗浮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探索与畅想的绝好范本。

婆罗浮屠以密宗法身坛城的形式把印度、中国汉地与此地联系了起来。回廊中大量以“善财童子五十三参”与《普贤菩萨行愿赞》为主要内容的完整石雕,以及佛陀的本生和譬喻无不显发出大乘佛教的主题——发大誓愿、亲近善识、超越十地、出离烦恼、趣入涅槃。婆罗浮屠可谓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庙遗迹,也是亚洲四大文明中最具影响力的佛教奇迹,而这个宁静安住于海底的佛世界,多少年来与婆罗浮屠一起,一显一隐地诉说着佛法的奥义与佛陀的愿力。

曾经的辉煌与后来正法遇冷、沉埋岩地海底,无不以适合当下因缘的方式,从不间断地宣说着无常的教诲与缘起的道理。巨大的石塔与佛陀的微笑无声地提醒着世人,我们的依报环境无不是自心的显现,清净之心可以让我们获得参礼佛寺的福报,而贪欲之盛同样可以令我们不再受用求法的机缘。

但是,无论是大乘奇迹的重耀南天还是长眠地下,只要它存在,大乘佛法就会一直存在。这片未知的海底佛都是另一部石砌的大乘佛法教科书,这里的火山岩能存在多久,这片浩瀚的海洋能多久,这份教科书就会存在多久。
  东晋法显大师与唐代义净三藏的著作中都多次提到了室利佛逝,但其中并没有婆罗浮屠或类似佛教建筑的记载,所以,前面的高僧大德就没有记载婆罗浮屠塔这样一个地方,甚至我们推测,曾经还有其他类似的佛教建筑,因为地理的自然变化而改易了形态与位置,虽然未曾见到这处佛寺遗迹的全貌,但婆罗浮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探索与畅想的绝好范本。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