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头翁性格也很活泼, 不可思议的放生,放生鸟类全纪实

2016年5月25日

  白头翁性格也很活泼, 不可思议的放生,放生鸟类全纪实
  斑鸠属鸟纲鸽形目鸠鸽科,在各地都很常见,猎人获取鹰雕的方式一种是在它们的繁殖地掏取雏鸟,从小驯养,就像人贩子偷别人的孩子一样;另一种是用活禽做饵下捕捉成年鹰,原来那些访客正是来报恩的麻雀啊!

六、免牢狱灾。
  

2010年国庆前夕,父母从外省来我处小住,一来回老家处理一些琐事,二来去泰山、胶东半岛旅游一番,他们都已年近七十,以后再出去玩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……

这是第一次陪父母出门旅游,总算有机会一尽孝心,稍稍弥补以前不孝忤逆的罪过,希望以后还能常有这样的机会,千万别等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……

为避开旅游高峰期,“十一”之前我们已结束行程返家。10月1日,阴历9月24,地藏斋,带着父母同去放鸟,一来庆祝国庆,二来回向二老福寿安康,长命百岁!这是第一次与父母一起放生,也是他们生平第一次放生!其实长年分居两地,我平时都在干什么他们也不太了解,只知道我信佛而已……

当天放生各种鸟类近千只,包括斑鸠、鹰、麻雀、猫头鹰等等,各式各样,种类繁多,我老爸生长在农村,从虚,塞进笼中,小鹰见了肉一点也不客气,狼吞虎咽,立即吃个精光,看来被捉住时间已经不短,真的是饿狠了!喂罢晚餐,又倒了一小杯水放在它身边,就不再管它,它倒也省心,整个晚上都很安静,没一点动静……

次日早起再看,小鹰的精神和体力已比昨天强了很多,人一靠近,立即在笼中一个360度转身,嘴爪朝上,目光警惕,嘴里“嗬嗬”出声,完全恢复了野性!又在家里养了一天,期间单独给它“开小灶”,念了无数遍大悲咒和佛号,它站在笼中很安静地听着,似乎对这些也挺感兴趣,有时和我大眼瞪小眼,眼神中看不出什么内容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?

第三天进山放獾和鸟,顺便带着它一起放掉。哪知其他鸟都已远去,它却飞到林边一棵矮树上还是不走!我说:“这次不走,就抓你你回  去再也不放了。”它还是无动于衷!恰巧此时老扈放獾回来,小鹰似乎受了惊吓,忽的飞起,越飞越高,直到几百米的高空,但并不就走,又在空中盘旋了十几分钟,才慢慢不见……

鸟,脊椎动物,温血卵生,用肺呼吸,全身有羽毛,前肢变为翅,后肢能行走,体内有气囊,骨头中空,所以多数能飞。从最大的鸵鸟到最小的蜂鸟,全世界为人所知的鸟类有9000多种,中国有记录的有1300多种,而截止目前我们已经放生各种鸟类15万多只!

大到天鹅、大雁、野鸭、山鸡,中到斑鸠、鹰雕、喜鹊、猫头鹰,小到麻雀、金翅、戴胜、白头翁,还有白鹭、灰鹭、水鸭、翠鸟等各种水鸟,各式各样,应有尽有,其中很多从未见过,不知“姓名”,多数都属国家保护动物……放的鸟越多,对于鸟类的知识就越丰富,免费上了不少鸟类“生物课”……

回忆几年放鸟经历,期间趣事颇多……

天鹅应该是我们放生过最大的鸟类,共放过11只,大小同家鹅差不多,重量都在25斤左右。天鹅属鸟纲雁形目鸭科,这一科的鸟类是游禽中体形最大的种类。天鹅羽色洁白,体态优美,叫声动人,行为忠诚,在东西方文化中都是纯洁、高贵的象征,《诗经》中有“白鸟洁白肥泽”的诗句,即指天鹅。天鹅飞行速度极快,飞行高度能超越米以上,有飞行员飞越喜马拉雅山时,就曾看到身边有天鹅掠过……

天鹅自然生存年龄在20年以上,有的能超过50年,它们对爱情之忠贞远远超过人类,一直保持稀有的“终身伴侣制”,不论平时生活还是冬季迁徙都是成双成对,如若其中一只死亡,另一只会终生“守节”,孤老至死,相比之下,真是愧煞人类……

2009年冬曾放生一对天鹅,念诵仪轨时,其  中一只竟然感激落泪……它们飞走时在几百米上空盘旋了十几圈,很是恋恋不舍,至今想起,对那两只天鹅仍然十分想念……今世恐怕再无机缘相见,阔别经年,不知它们现在过得可好……

大雁曾放过3只,昨天还刚放了一只,也有点像家鹅,但羽毛是灰褐色,期间斑纹夹杂,不如天鹅漂亮,好像也远没天鹅那么有灵性。大雁也属鸟纲鸭科,春天北去,秋天南往,从不失信,不管在何处繁殖,何处过冬,总是非常准时地南来北往。它们组织严密,纪律严明,迁徙时几十只、数百只,甚至上千只汇集在一起,相互紧接列队而飞,古人称之为“雁阵”。

“雁阵”由经验丰富的“头雁”带领,加速飞行时,队伍排成“人”字形,减速时则换成“一”字长蛇形,几千公里的漫长旅途往往要飞上一两个月!大雁迁徙途中经常要选择湖泊等较大水域休息,休息时有专门的“哨兵”值班警戒,即便如此也斗不过狡猾的人类,猎人往往借此机会捕猎大雁,具体方法听过不少,为避免有人效仿,此处不再详述。

大雁虽然少了些灵气,但也非常忠贞重义,令人感佩!《情史》中有“雁愤偕死”的故事:明朝弘治年间,河南虞县有人捕获一只雌雁,将其翅膀上的羽毛剪短后养在场院里,用来引诱其他大雁,加以捕捉。每当看见云中飞翔的雁群,这只雌雁都要抬头仰视。第二年大雁再次北归时,它的配偶与群雁一起飞鸣而过,雌雁听出了它的叫声,仰空大声鸣叫。雄雁听到就不顾危险落在场院中,二雁脖颈相依,其声呜呜,好像在诉说久别的思念。过了很久,雄雁飞到半空中,徘徊着想要飞走,看见雌雁不能飞,它又飞落在地上,绕着雌雁号叫,声音愈加悲伤。如是飞去又回,数次以后,看到雌雁确实飞不起来,雄雁就与它互相咬啄踩踏,悲愤相撞而死,以全其情。诗曰:

仰霄无计奋云端,几度徘徊去就难。

义不独生誓同死,当天曒日照  心肝。

2010年,有猎人在本地黄河边捕获一只大雁,怕它飞走,也是将其翅膀羽毛全部剪掉,光秃秃地拿到集上售卖,鸟贩小马恰巧碰到,便请示我是否买下放生,我说不能飞怎么放?小马说可以先放在家中养着,等它羽毛长全之后再放。没想到这一养就是两个月!

很多猎人捕获鸟类后都会剪去它们的羽翼以防其飞走,这种情况,即便买来放生也很难存活,因为鸟儿不能飞多会被野猫等兽类吃掉。鸟类翅膀被剪后,羽毛生长速度很慢,此时最好将断掉的羽毛连根拔掉,让它长出新毛,速度反而快很多,饶是如此,等那只大雁翅膀全部长全,恢复飞翔能力,也已是两个月后!这期间好几个野味饭店听到消息后去买,都被小马婉拒。到放生时,我出价三百,小马一脸苦相说:“这两个月光喂它粮食就花了我不少,饭店最高出到八百我都没卖!”最后以五百元成交。

放它时专门找了一个大水库,大雁见到久违的水面十分兴奋,大叫不停,脱离束缚后,立即飞入水中,连扎了好几个猛子,乐的直撒欢,闹腾好了一阵,才越游越远……念仪轨时已嘱咐过它以后尽量素食,少吃鱼虾,也不知它会不会听我的话……

古人描绘大雁佳句极多,李白有“雁引愁心去,山衔好月来”;陆游有“雨霁鸡栖早,风高雁阵斜”;《乐府辞》则有“昨见春条绿,那知秋叶黄。蝉声犹未断,寒雁已成行”等句,提醒后人:春发夏荣,秋收冬藏,一年四季,倏忽而过……人生苦短,如梦一场,无可流连,解脱为乐……

山鸡放过很多,也属于比较大的鸟类。山鸡学名环颈雉,雄鸡个头较大,羽毛鲜艳,披金挂彩,尾翼很长,价格也高。雌鸡体型较小,羽毛灰褐色,尾翼短很多,价钱也便宜。野鸡都是进山放,放时两手紧握其身,用力扔向空中,野鸡飞行能力超强,出手之后总是腾空而起,大声鸣叫,越飞越高,有的甚至连续飞越几座山头,不知  所踪……

这种放法很是过瘾,感觉就像发射火箭似的,因此很多师兄都开始喜欢上放野鸡……有时也会将它们撒在地上,稍一愣神,立刻拔地而起,飞法很像直升飞机……野鸡奔跑速度也超快,翅膀受伤不能飞的,则会迅速窜入草丛密林,人根本撵不上……进山放生极为辛苦,而放野鸡总能让大家兴高采烈,乐呵一阵,因此野鸡总是作为保留节目,留到最后才放……

后来每次见山,总会听见野鸡的鸣叫,声音清脆悦耳,似在表示欢迎,四下寻找,却从未发现过它们的踪迹……

野鸭也放了不少,雄鸭羽翼紫蓝色,尾羽白色,雌鸭全身羽毛较短,棕褐色。野鸭的飞行能力不在野鸡之下,腾空扔出后也是振翅高飞,越飞越远,因此放野鸭不一定非得到水边,它们飞到高空后会自己辨认方向,寻找水源……野鸭警惕性较高,不仅能从陆地起飞,去江河湖泊放生水族时,还经常见它们从水面直接飞起,也不用助跑,十分潇洒,整个一“水陆两用机”!

中等体型鸟类中,放生斑鸠最多,大概有几万只了。斑鸠属鸟纲鸽形目鸠鸽科,在各地都很常见。大小像鸽子,羽毛灰褐色,颈部有一圈白色斑点,栖息在山地、平原林区,小群活动,飞行似鸽,鸣声单调低沉。虽然警惕性甚高,但往往被猎人大量捕猎。近年来政–府大力清查收缴猎枪,加上被我们放生的,本地各种鸟类数量有所恢复,很多久已难见踪影的鸟类重返市区,人们反而有些大惊小怪起来。

某日本地晨报报道一则配图新闻,说的是某小区一户居民阳台上飞来一只不知名鸟儿,在他家阳台上就地做窝,并以产下鸟卵,后经“专家确认”为斑鸠,该居民十分高兴,表示一定会看护好鸟儿全家云云,看罢不由失笑,这样的斑鸠我们每周都要放生几百上千只……

放过的鹰和雕也有数百只了,多是幼鸟,个头都不太大,成年鹰也放过几只,体型很大,非常凶狠,但属于可遇不可求的。鹰和雕都属鸟纲隼形目鹰科,鹰的种类很多,我们放的多是雀鹰,羽毛较长,毛色灰褐,腹部有横斑。放过的雕多数是乌雕,全身黑褐色,颜色比鹰深很多,体色是鹰科中最黑的一种。鹰和雕都是纯肉食动物,体型粗壮,性情凶猛,目光锐利,多数在白天活动,即使在千米以上的高空 ,也能把地面猎物看得一清二楚,它们有尖锐弯曲的嘴喙和强壮锐利的钩爪,适于抓捕猎物,以野兔、鸟、鼠和其它小型动物为食,也吃腐肉。

民间传说,老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,年龄可达70岁。开始放鹰时没经验,往往和其他鸟类一起放飞,谁知鹰一飞出笼,本来停留在周围树上还未离去的斑鸠小鸟等,立即吓得一哄而散,四处奔逃,不愧是鸟中之王,真够威风!这也难怪,鹰的指抓确实锋利,我曾亲身领教过几次!有时碰到长相少见的鹰,往往会给它们拍照存档,这时就需要抓住它握在手里拍,从笼里往外拿时,尽管已经十分小心,但稍有不慎,手还是会被它们抓伤,只要被它的指抓搭上,稍一用力,就深入皮肉,一挣脱手上就留下道道血痕,真是“招招见血”,给力得很!为此老婆没少训我,但有时玩性上来,还是喜欢抓住只鹰或雕把玩一番再放它们走……

猎人下时也经常会捉到喜鹊,放生过的喜鹊有黑喜鹊和灰喜鹊两种。前者体型较大,头背均为黑色,腹部白色,后者较小,背部灰色,俗称“灰尾巴狼”。其实喜鹊一直把人类当做密友,人类活动越多的地方,喜鹊的数量也越多,常常结成大群成对活动,白天在旷野农田觅食,夜间在高大乔木顶端栖息。喜鹊的叫声为“喳喳喳喳,喳喳喳喳”,往往被人们比喻为“喜事到家,喜事到家”,所以喜鹊在中国民间是吉祥的象征,“牛郎织女,鹊桥相会”传说也已流传千年……

喜鹊和人类极有缘分,对其他鸟儿却很不友善,放生时如果把喜鹊和其他鸟类关在一起,它们常常会将别的鸟啄得遍体鳞伤,痛苦而死!前阵放鸟,鸟贩子将一只母山鸡和几只喜鹊放在一个笼中,到地头时,那只个头远远大  于喜鹊的山鸡,头上竟被喜鹊们啄了一个大洞,早已死去多时!最后只得把山鸡就地埋葬,同时大声训斥了那几只喜鹊一番,哪知这几个“伙计”刚一出笼,立即又向刚刚被放的几只小金翅鸟扑去,丝毫“不知悔改”,当下不再客气,立即抓起一块土块扔将过去,它们这才吓得四散飞走……

放过最可爱的鸟是猫头鹰!主要有两种,猫头鹰和猴头鹰。猫头鹰是夜行肉食动物,羽毛褐色,散缀细斑,稠密松软,放过的猫头鹰小的如手掌,大的则有山鸡那么大,这种鸟头大嘴短,两眼又大又圆,炯炯发光,头部两侧生有两簇耳羽,像人的耳朵,因为两耳直立,面盘与猫极其相似,故俗称“猫头鹰”。猴头鹰则头骨较长,面盘呈心形,扁平似猴脸,因此得名,猴头鹰数量极少,只放过几只。

猫头鹰不但长相古怪,黑夜之中叫声也很诡异,加之昼伏夜出,飞行无声,如幽灵一般,所以和喜鹊恰恰相反,民间多将其视为不祥之兆,有“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”等等俗语……很多人对猫头鹰都不太待见,但在我看来,它们却很可爱……

放鸟多在白天,此时猫头鹰的眼不太适应,从袋里把它抓出来时,两只眼总是睁得老大,一眨不眨,直不楞登与人对视,黄色眼睛晶莹剔透,清澈无邪,很像个小小婴孩,不但完全颠覆了传说中的“恶鸟”形象,反而让人不由自主想保护它……

它们的脖子转动灵活,被人抓住时,头脸能180度转向后方,让人感觉十分神奇。猫头鹰习惯夜行,白天放它们时,往往飞得不太顺畅,上下颠簸有如醉酒,而且总是贴地飞行一阵之后才渐渐拔高,据说它们喜欢捕食鼠类,所以多贴地飞行。

放生的小鸟中麻雀是最常见的。麻雀又名家雀,多活动在人烟稠密之地,营巢于屋檐、墙洞等处。这种小鸟虽貌不惊人,声不嘹亮,但性情活泼,行动灵巧,聪明机警,也很可爱……

民间形容麻雀之小,常有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,“麻雀嫁女——细吹细打”等谚语,但就是这么小的生命,却有着种种优良品质,还有着无比强大的意志和尊严!比如:

一、朴实坚韧。麻雀到处可见,长相普通,既无鲜艳羽毛,也无婉转歌喉,1958年,还一度被列为“四害”之一,被人们赶尽杀绝,无处藏身,但它们却能承受种种严寒酷暑,捕相加,繁衍不断,越来越多……正如千百年来无数普通中华百姓一样,虽然历经种种艰难困苦,挫折打击,却依旧默默无闻,生生不息……

二、知恩感恩。生物学家研究发现:麻雀如果得到人类救助,会对救助它的人表现出一种亲近,而且会持续很长时间。事实也是如此,每次我们放完麻雀,总会有很多流连不去,在周围树上草地中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好像在连声感谢……有时放完离开,也常会有大群麻雀在头上尾随飞翔,状似恋恋不舍……

三、勇敢团结。在麻雀群居之地,如有其他鸟类入侵,它们会非常团结,直至将入侵者赶走为止。麻雀育雏时则表现得更加勇敢,俄国作家屠格涅夫曾在其短篇小说《麻雀》中记载过一只亲鸟为保护不慎坠地的幼鸟,以其弱小身躯面对一只大狗而不退缩的感人场面……

四、宁死不屈。多数野生鸟类,不管是桀骜不驯的鹰雕,还是性情乖巧的鹦鹉等等,经人工驯化饲养后都会成为人类的奴隶,背叛天空,沦落为宠物或鹰犬……

而麻雀是唯一不曾向人类屈服的鸟类!

放生鸟类,死亡率最高的就是麻雀!除非很快放生,否则被捕时间稍长,麻雀就会大批死亡,放生时装麻雀的笼中,常常会有成堆的鸟尸,直  至死亡它们都紧紧地闭着眼睛和嘴,
白头翁性格也很活泼, 不可思议的放生,放生鸟类全纪实
  甚至不发出一声鸣叫,一副凛然不可冒犯的样子……因为它们既不会屈服于威逼,也不会就范于利诱!被捕捉后,麻雀对人类唯一的回答就是——“绝食而死”!也有人说麻雀是气死的!

没有人可以养活一只麻雀,再舒适的环境,再精美的米面,它们都不会多看一眼,从被捕的一瞬间开始它们已经决定以死抗争!麻雀属于天空,与被饲养的命运无缘!“不自由,毋宁死”,这就是麻雀种族的精神,代代相传,从不更改!

每逢此时,我们都会很小心的将一只只小小的麻雀尸体拿出,念数遍往生咒后将它们挖坑深埋,即使和活鸟花一样的钱也不会让鸟贩子再把它们卖给饭店油炸烧烤,以成全它们最后的尊严……笔者在农村长大,幼时经常跟小伙伴一起晚上拿着手电掏麻雀窝,掏出它们的蛋玩,或者用弹弓打下麻雀,用湿泥包裹了烤来吃,类似“叫花鸡”的做法,在此向这些坚强的小生命表示至诚忏悔!

小鸟中戴胜鸟可以说是最漂亮的了,戴胜长相独特,头顶有凤冠状的羽冠,十分醒目,直竖时像把打开的五彩折扇,小嘴细长往下弯曲,羽纹鲜艳,错落有致。唐贾岛曾有《题戴胜》诗 “星点花冠道士衣,紫阳宫女化身飞。能传世上春消息,若到蓬山莫放归。”,十分形象传神。

放飞戴胜也是我们的保留观赏节目之一,它们体态轻盈,飞行时呈波浪状,一起一伏,很有节奏感,令人赏心悦目。戴胜嘴长,喜食小虫,所以很多人会把它们误认为是啄木鸟,其实两者之间完全不同,相去甚远。戴胜看起来漂亮,体质却很弱,性情也相对温和,关在笼中时间稍长就很容易死掉,放鸟时经常有戴胜坚持不到被解救就往生了。而啄木鸟体型比戴胜稍大,身体强壮许多,飞行速度更快,跳跃起来更敏捷。我们放的多是绿啄木鸟,也有灰色的,从外形看没什么特别,远没有戴胜那么扎眼,但生命力却比戴胜强过太多,性情也更凶猛!

  戴胜为以色列国鸟,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多见,去年本地晨报也曾发了一篇配图新闻,大意是某幼儿园的孩子们捉到一只“怪鸟”,长相奇特,老师也不知道是什么鸟,有好事者打了新闻热线,记者赶去也叫不上名字来,后来采访林业局有关人员才知道是戴胜。最后小朋友们和记者一起将鸟儿放飞,孩子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生物课,记者也算抓了一个新闻点,最后的结论是:在政–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发展下,本市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善,鸟语花香,生机勃勃,人民生活环境又上一个新台阶。其实那只戴胜肯定是被我们放生的,因为本地城区以前根本见不到它们,说到对生态环境的贡献,我们这些放生人的功劳好像更大一些,哈哈。

放过的相思鸟也不在少数,这种小鸟体型比麻雀稍大一点,羽色华丽,性格活泼,胆子较大,几乎不怕人,出笼之后,往往会就地觅食,在地上蹦蹦跳跳。叽叽喳喳,简直无视我们的存在,因此收队之前,很多时候都要驱赶它们远离,以免再被人捉祝它们的叫声响亮,婉转动听,也因此而惹上祸端,往往被人捉住养在笼中玩赏,而且价格不菲。这种小鸟雌雄形影不离,对伴侣极其忠诚,故称相思鸟,以前曾见过有人将成对的相思鸟作为礼物送给新婚夫妇,也不知是怎么想的?新婚大喜之日却将其他生命关入牢笼,限其自由,又怎能增上吉祥呢?一些世俗风气总是让人莫名其妙,不知所云……

白头翁夏天放得很多,有时一放就是成百上千只!这种小鸟全身灰黑色,唯独头部有一圈白色羽毛,极为醒目,因此得名。白头翁性格也很活泼,总是结群于果树上活动,喜欢吃多汁的植物果实,比如桃李、苹果之类,凡是人喜欢吃的,它们也照单全收,也不知道付钱,因此白头翁往往被果农视为大敌!每到水果收获季节,白头翁们便成群结队赶来赴宴,果农们此时也已严阵以待,在果树之间洒下层层罗,此时往往有大批白头翁和其他鸟类被捕获。

开始果农们对它们都不会客气,一般都是抓出来当场拧断脖子,扔在地上当肥料。后来便有头脑灵活的果农将活的鸟拿到集市上卖给做烧烤的,大小也是笔收入,再后来就有人专门在果树林中下捕捉赚钱。而我们碰到大批  的白头翁都会全部买下,因为众生平等,绝无什么益鸟害鸟之分,而且仅仅因为嘴馋就判它们死刑也太过分了点!只是放生时念完仪轨,总会特别嘱咐这些械甚至威胁生命。

三、制作标本。

被用于制作标本的鸟一般都是较为少见或长相奇特的珍稀鸟类,相比于被人啖吃,它们的结局甚至更为凄惨!经常见一些企业老总或政–府官员的办公桌上放着大大的老鹰标本,劝鹏程万里”的意思,他们却不知道这只老鹰的躯体要遭受多少荼毒才能做成这个标本!虽然极度血腥,还是想大致描述一下整个制作鸟类标本的过程,以一只大雕为例:

第一步:采集活体。

有的制是亲自去捕捉,方法无非是枪击或者捕,其中捕居多,因为这样不会损伤鸟的整体。捕到活鸟后,为了不破坏羽毛,一般是抓住其翅膀用力在地上挤压,活生生的将它们憋死!也有个别“良心大大坏了”的人会用“洒毒饵一打颈的方式,可以说十分歹毒,这样获得的鸟体也是完好无损的。如果自己无法亲自动手捕捉,则会向捕鸟人购买,收购价多数会高于卖给饭店和放生者的价格,因此有时我们杀价太低,卖鸟人往往会拿这个说事,说卖给做标本的要多少多少钱云云。所以放生罕见的鸟类往往要比放一般的鸟花更多的钱,那些做标本的和饭店老板一样,也是我们的有力竞争者之一,有时对他们也有点恨得牙痒痒,哈哈。

第二步:整体剥皮。

先看要用到的器具就足以令人毛骨悚然了:解剖刀、镊子、剪刀、毛笔、刺针等等。为了不留痕迹,一般是从鸟的胸腹部开口,一直割到肛门,然后从切口往两边翻,一点一点将整张鸟皮剥下来,剥离腿部时还要剪断中间的骨头。

第三步:剔除肌肉和软组织。

♂刑含冤而死!

截至目前,八哥始终没有实现人工饲养条件下的繁殖,因此鸟类贸易中所有的八哥均是直接从野外捕捉,这种非法鸟类贸易对野生鸟类种群造成极大的威胁,在很多地方甚至造成野外种群的灭绝。

2010年放了不少八哥,每次都是几百上千得放,很是过瘾!八哥比黑喜鹊体型稍小一点,也是通体黑色,本来看上去挺酷的,只是嘴部上方长了一簇额羽 ,直竖在脸上,显得不太稳重,有点泼皮无赖的样子。但它们的生命力却十分旺盛,虽然经过长途运输而来,但体力都还强健,一打开笼门,基本不用赶就会一只接一只钻出,迅速的飞离,然后在不远处集结成群开始叽叽喳喳大叫,声音很高甚至有点吵,也不知它们在呱噪什么?

我们买的八哥一般22元一只,比宠物市场里的要便宜多多,但比斑鸠、喜鹊等也贵了一倍,尽管如此还是会大量放生八哥,哪怕仅仅为了能让它们免除“拔舌地狱”之苦!即使不像八哥这样要经过炼狱之苦,多数野生观赏鸟类也往往因为不适应被人饲养的生活而死,最终能留在笼中供人玩赏的只是剩下来的少数,但也永远失去了自由……

在此很想对所有的养鸟人说:“赶紧打开笼门,将所有鸟儿都放飞吧,否则您以后感召牢狱之灾或得重病失去自由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!因为既种如是因,必得如是果!”

五、驯养捕猎。

这种情况以鹰、雕为主。除了一些少数民族有训鹰打猎的传统,现在也有很多闲人闲着  没事,学人训鹰捕猎或者以此取乐。猎人获取鹰雕的方式一种是在它们的繁殖地掏取雏鸟,从小驯养,就像人贩子偷别人的孩子一样;另一种是用活禽做饵下捕捉成年鹰。鹰号称“鸟中之王”,性情暴烈强悍,但只要落到猎人手中除了中途死亡,没有不乖乖就范的,因为训鹰过程中的“熬鹰”阶段同样极其残忍,可以说是惨无人道!

∩能会不治而愈,长大后可能还会是个孝顺的好孩子!婆媳俩回家一问孩子的父亲,果然,他在上中学时与同学郊游,用同学的弹弓打下一只喜鹊,当即死亡,他记得很清楚,用的“子弹”就是滚珠。这件事让他们全家开始信佛,从此断了荤腥,每天为孩子跪诵《地藏经》。不久,孩子的喘气声平缓多了,再去医院检查,连大夫都感到不可思议,因为心脏缺损处竟重新长出肉芽,快要愈合了。这个消息令他们全家无比惊叹振奋,更加坚定了全家人学佛的信心,后来孩子发育很正常,他们家也成为一个和睦的佛化家庭。

以上三则真实事例,足以为那些打鸟取乐的弹弓队敲响警钟了!扔掉手中的弹弓和弓弩吧,其实这哪是打鸟找乐啊,完全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乐!

四、打鸟横死。

此事就发生在身边,因为太过离奇,在本地曾经一度传得沸沸扬扬。2009年12月某日凌晨,本地周村区萌山水库水边惊现一具男尸,尸体仰天横卧,头部中弹,四分五裂,惨不忍睹。死者手中握着一只猎枪,身边还有只死野鸭。群众报案后,警方立即展开调查。

∩痊愈。赵履干道谢收下后,这十几个人突然间全变成鸟儿飞走了,全家人看得目瞪口呆!赵履干将药丸配水服下后,背部的烂疮果然痊愈了。

赵履干后来冥思苦想这些人的来历,突然想起几年前某日他去买米时,见  有十几只麻雀被关笼中,失去了自由,一时慈悯心起,就以三升米将麻雀换来,放它们走了。原来那些访客正是来报恩的麻雀啊!

六、免牢狱灾。

清朝顺治年间,宜兴有位“陆善人”乐善好施,他居住的地方树林茂盛,许多鸟儿喜欢在此筑巢活动,为保护它们不受伤害,陆善人便禁止人们来此打猎或弹射。

清顺治三年,陆善人被仇家陷害为叛党,遭到衙门羁押。这天主审官升堂问案,衙门里忽然飞来了数百只鸟儿,在庭上四处飞舞盘旋,不断吵杂鸣叫,当陆善人要被提审时,突然有一只小鸟飞上案头,将他的诉状衔起来飞走了,其他鸟儿也跟着一哄而散。判官见此情景,深感诧异,认为此案可能另有内情,便找来陆善人的仇家详加讯问对质,最后发现是起冤案,于是将陆善人立即释放,并在毗陵城中建了一座“义鸟亭”,让后人知道这件群鸟救人的轶事。

2010年,各地曾有三位师兄委托我放生,回向给他们因被判刑而身陷囹圄的亲友早日出狱,一切顺利。问我放什么最好,一概推荐他们放鸟,因为给众生自由,就是给自己自由!在此也向所有有亲友正处牢狱之灾的人们郑重推荐,赶紧去放鸟吧,或有奇效,比您拉关系走后门花钱求减刑强得多!

七、鸡卫恩主。

嘉善孔某,某日出门拜访亲戚。中午亲戚热情留饭,并打算杀鸡宴客,孔某听了急忙阻止,说他已发愿终生戒杀,鸡才得以幸免。当天晚上,孔某在亲戚家留宿。那天这位亲戚家里正在舂米,因此石杵就悬挂在屋梁上,而他睡的地方就在这石杵之下。半夜两点多,孔某在睡梦中忽然觉得有鸡来啄他的头,赶了又来、赶了又来,连续数次,孔某不堪其扰,便爬起来想要升火赶鸡。刚离开床边,上面那块石杵就“砰!”一声  掉落下来,刚好掉在他头部所躺的位置。孔某大吃一惊,庆幸自己逃过一劫,这才明白刚才的梦是主人的鸡来报不杀之恩!后来,孔某常以此事来劝诫他人不要杀生!

八、放鸟得子。

镇江范某的妻子体弱多病,不能生育,因此到处求医。后来有人给他一帖药方,要用一百只雀鸟,用掺了药的米喂食21天,再将雀脑取出来食用即可。范某于是买了一百只雀鸟回家饲养。几天后范某有事外出,其妻看到这些雀鸟,大生不忍,说:“为了我一个人治病要害死一百条性命,我宁死不愿如此!”于是打开笼子,将鸟全部放走。范某回来以后很不高兴,训斥了妻子一顿,但她并不后悔。

不久之后,范某妻子的勃篇提到我父母2010年国庆曾来跟我一起放鸟,国庆长假结束后,因为买不到返程火车票,便开车送他们回家。一进门就听到念佛机念佛的声音,不由十分惊奇,心想什么时候他们也开始听起了这个?其实和父母两地分居,平时很少谈起佛法的事,难道一年不见他们也成了同道中人?问起老爸其中情由,听完不禁十分感慨!

父亲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好,但一直没查出明确病因,只是当心脏病治疗,2009年初身体状况极剧恶化,数次出现昏迷,到省城医院全面检查后最终确诊为胆结石并发症,必须立即做胆部切除手术,但以他当时的身体状况,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。最终还是决定手术,于是老爸经历了一生中最痛苦也最刻骨铭心的几十个小时!痛苦是因为手术过程的种种折磨确实令人难以忍受,刻骨铭心是因为昏迷期间他做了个怪梦:

梦见几个儿时要好的伙伴来找他玩,天南海北拉的挺欢,之后几个人要带他去个地方,他就跟着走,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座大桥,汉白玉做成,周围云雾缭绕,十分华丽壮观。走到桥中间时,对面过来一位老者,看不清相貌,对他说:“你还是回去吧”。便在此时,父亲从手术昏迷中豁  然苏醒,此时从他上手术台已过了整整三天!出手术室后家人一直守在他身边,心惊胆战又焦急万分,生怕他再也不能醒来……

父亲苏醒后梦中那座桥仍历历在目,想起梦中那几个人他却吓了一跳,因为那几个儿时伙伴前几年都已相继去世……之后父亲身体恢复得很好,很快可以下床活动。但经此一劫,本来是老党员和无神论者的他竟然开始慢慢信佛了!

我家附近有座“观音寺”,寺庙很小但香火很旺,以前虽然离的很近但他很少涉足,病好后却专门去请了一些佛书和一个念佛机,在家里24小时开着,虽然还谈不上开始修行,但整个世界观却完全发生转变,闲暇之时也知道念几句阿弥陀佛了!听完此事,既无比惭愧又有些许欣慰……惭愧的是父亲手术期间,我这个不孝之子竟然未能在身边伺候,欣慰的是父亲病中神识已到中阴界,蒙佛菩萨加持竟然又能回转,增寿数年,除了感谢佛恩之外,谁能说与我平时的精进放生无关呢?

2001年春节前夕接到一个电话,看区号是父母所在的城市,号码却很陌生,本以为是家里人打来的,接听之下却是我家附近观音寺的师父!原来偶然机会,省城某师兄将我编的《戒杀放生》一书流通到了观音寺,他们看过之后很受感动,便打电话来委托我们放生!因为之前他们曾委托过南方某寺庙放生,但最后那笔善款却被用于助印善书,开了张助印的收据寄了回去,所以电话中师父对我们的情况问的很详细,怕再出现类似情况。我笑着对她说:我家就住在你们寺庙附近某某街道某某单位宿舍,又跟她谈起当地的一些情况,她这才放下心来,几日后打来放生款5万元,春节前夕全部放完。将此事跟老妈说后,她很兴奋的要求给她也寄一包《戒杀放生》,要在当地流通云云……

放鸟日久,本地各种鸟儿越来越多,前一阵还有媒体报道:本市生态环境明显改善,证据之一就是作为指标的鸟儿越来越多云云,不禁暗自好笑,其实都是我们放的……“鸟语花香”一词往往被用来比喻环境优美,生机勃勃,希望神州大地处处都是  鸟语花香,人民安乐!

平时开车途中,也经常见有鸽子和斑鸠从空中掠过,有的甚至贴着前挡风玻璃滑过,每逢此时便会对身边的老婆吹嘘说:“看,我放的鸟们来跟我打招呼了!”她总是撇撇嘴说:“你怎么知道就是你放的!”哈哈,当然是我放的,而且我还要再放更多更多,无穷无尽!此事只有我和鸟儿之间心照不宣,旁人永远无从了解……

2011年2月2日,大年三十,带领老婆和摄像阿诺去黄河边放生大天鹅,这两只天鹅是猎人在东营下捕捉的,本来要当做一份大礼送给某位领导尝个新鲜,机缘巧合落到我们手里……其实几年来每年放生都会一直放到大年三十,今年也不例外……不同之处在于往年多放鲤鱼,今年放的却是两只大白天鹅!

驱车来到黄河,找一段偏僻流域,河边的冰层依然很厚,中间一段却已化开,能够看到河水缓缓流过。两只天鹅野性很大,体力也还充足,在编制袋里不停挣扎,解开袋后,立即冲出开始助跑,据说天鹅从助跑到起飞其间共要跑十八步才能顺利飞起,也不知是真是假?其中一只成功升空,滑翔一段后落在河中央的水中,很快开始优哉游哉地一边游动一边梳理羽毛。另一只却是沿着河边纵向起跑,因为冰面很滑,尝试数次都未能飞起,反而在冰面上打了好几个趔趄,几次险些摔倒,后来干脆赖在河边不动了……

怕附近有人看见捉它,我赶紧沿着冰面向它跑去,中途因为跑得太快,脚下一滑,身体腾空,仰面朝天狠狠摔了一跤!倒霉的是正好后头着地,摔得头昏脑胀眼冒金星,当时也没在意,爬起来接着跑,到天鹅近前,它以为是来捉它的恶人,立即挥动翅膀,大声鸣叫,伸出长长地脖子做攻击状,个头足足和我一样高!

我也没客气,同样一招“白鹤亮翅”,出其不意抓住它的长脖子,然后抱起它往河中间走,一直走到冰层已经很薄再也不能往前,这才将它放在冰面,用力  往里一推,天鹅滑行数米,终于进入流水中,终于松一口气……此时却发现脚下冰层已经吱吱作响,开始出现裂缝,赶紧踮起脚尖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走回岸边,差点和天鹅一起洗个冷水澡!

黄河流域很多地方看似水流缓慢,水面不深,其实其间多有流沙陷阱,一旦陷入很难逃生,住在黄河边的人家对此都很小心,所以只要到了河中间,它们就算安全了。此时两只天鹅已在水中会合,交头接耳,很是亲密,大概在庆祝劫后重生,我对老婆说:“这两只很可能原来就是一对。”她没做声,看着眼前情景,眼中已有泪光闪动……

正是:“谁道群生性命微,一般骨肉一般皮。劝君莫打枝头鸟,子在巢中望母归。”

回程已是下午四点左右,途中马路空旷,车辆稀少,人们都已赶回家中准备菜肴,准备吃年夜饭了……耳中间或传来几声鞭炮声响,孩童们也已迫不及待开始放爆竹了,不由想起文天祥的《除夜》诗 “乾坤空落落,岁月去堂堂……命随年欲尽,身与世俱忘……”慨叹一声:“娑婆日短,又是一年”!

此时手机铃响,收到一条拜年短信,是远在南美巴西的某师兄发来,该师兄委托我们放生数次,彼此相谈甚欢,虽然远在异域他乡,仍然坚持诵经念佛,很是令人感佩!

短信说“今年要在巴西的上午过春节,十分想念中国的除夕夜,北半球的严冬与南半球的艳阳同在,时刻想着万里之外的饺子,帮我多吃一点,哈,遥祝我的良师益友新的一年身体健康,事事顺利……”

“良师”二字愧不敢当,这条来自巴西的短信当然也无从回复,但心中还是蓦地涌起一股淡淡的暖流……在这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,在这辛苦颠簸的放生归途……

——— 选自 龙树初发心 《虚空放生》
  天鹅飞行速度极快,飞行高度能超越米以上,有飞行员飞越喜马拉雅山时,就曾看到身边有天鹅掠过……

天鹅自然生存年龄在20年以上,有的能超过50年,它们对爱情之忠贞远远超过人类,一直保持稀有的“终身伴侣制”,不论平时生活还是冬季迁徙都是成双成对,如若其中一只死亡,另一只会终生“守节”,孤老至死,相比之下,真是愧煞人类……

2009年冬曾放生一对天鹅,念诵仪轨时,其中一只竟然感激落泪……它们飞走时在几百米上空盘旋了十几圈,很是恋恋不舍,至今想起,对那两只天鹅仍然十分想念……今世恐怕再无机缘相见,阔别经年,不知它们现在过得可好……

大雁曾放过3只,昨天还刚放了一只,也有点像家鹅,但羽毛是灰褐色,期间斑纹夹杂,不如天鹅漂亮,好像也远没天鹅那么有灵性,麻雀育雏时则表现得更加勇敢,俄国作家屠格涅夫曾在其短篇小说《麻雀》中记载过一只亲鸟为保护不慎坠地的幼鸟,以其弱小身躯面对一只大狗而不退缩的感人场面……

四、宁死不屈,

∩痊愈,问我放什么最好,一概推荐他们放鸟,因为给众生自由,就是给自己自由!在此也向所有有亲友正处牢狱之灾的人们郑重推荐,赶紧去放鸟吧,或有奇效,比您拉关系走后门花钱求减刑强得多!

七、鸡卫恩主。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